VR不止是游戏,自闭症儿童也需要它!

    轩轩(化名)带着VR头显、手里拿着手柄,追逐着视野中的彩色气球。常人眼中略显粗糙的画面和非常简单的内容,在他看来却非常有趣,可以乐在其中。很快,5分钟的体验时间结束。当辅导老师取下VR头显的时候,轩轩拉着老师的手不放,嘴里喊着“要、要、要……”显然,他还想再玩一会儿。

    5分钟体验,只是一次简单的交流,轩轩的家长就显得格外开心。因为对于孤独症(又称自闭症)儿童来说,与人交流本身就是很大的障碍,能够主动交流正是他们走向正常生活的第一步。

    轩轩的妈妈告诉我们,轩轩今年5岁了,接受训练治疗刚刚3个月时间。接受治疗之前,轩轩只喜欢一个人玩,在幼儿园也从来是躲在角落。三个月过去,现在轩轩已经爱说爱笑,开始和我们有眼神交流,在幼儿园里也结识了几位新朋友。“他最近甚至有一次在幼儿园的活动上主动上台唱歌,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谈到孩子这三个月的变化,轩轩妈妈目光透着欣喜。

    也许普通人很难理解,孤独症患者的世界是怎样的。但是我们经常会在社会新闻栏目中看到孤独症的案例:不会做饭、不会乘公交、不会交流,甚至会伤害父母家人。因为在孤独症患者的世界中,没有对与错的认知。

    作为自闭症治疗领域的专家,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精神卫生中心少儿精神科主任杜亚松教授见过太多孤独症儿童及其家庭。据杜教授介绍,目前中国孤独症人群大约占人口总数的1%左右,已经确诊的孤独症患者总数超过1000万人,每年新增病例16万例,确诊患者中14岁以下儿童超过300万人。“美国官方数据显示,每48个孩子当中就有一个孤独症孩子;我们国家还没有准确的数据,但是从我的门诊数据来看,一个下午接诊38个孩子,大约就有10个确诊为孤独症。”

    这是一串触目惊心的数字。更重要的是,社会上还有更多被家长忽视而没有接受正规诊断和治疗的孩子,没有被统计其中。一些孩子在家长的眼中只是有些“不合群、不喜欢交流、不太会表达”,也许有些不太正常的行为,比如行为刻板,喜欢看车轮、看风扇,家长会觉得“没什么大问题”。这些孩子,也许就患有不同程度的孤独症。

    孤独症严重吗?很多人觉得“只是不合群而已”,但真实的情况是:孤独症没有有效的治疗药物,而且会让患者与社会隔离,成为整个家庭的重负。解决的方式,就是早发现、早治疗,在低龄儿童阶段就重点培养他们的社交和语言能力,帮助他们走出家庭、走入社会。

    五彩鹿儿童发展中心上海校区

    根据《中国自闭症儿童发展状况报告》中公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9月底,在中残联注册的自闭症康复机构共1345家。只不过对于众多孤独症患儿来说,目前治疗康复机构能够提供的治疗机会还显得太少。就以我们造访的五彩鹿儿童发展中心上海校区为例,其老师配比达到了1:3,可接纳儿童数量最多为30名,全天接待上限是60人次。目前全上海共有38家孤独症康复机构,其中只有两家公立机构,所有机构的总接待人数在3000人左右。

    为什么不能建设更大的场馆,接待更多的患儿呢?不是资金缺乏、也不是不够重视,关键是缺乏足够的专业康复治疗人员。要帮助孤独症患儿进行康复治疗,关键就是需要与患儿进行针对性的交流,引导他们一步步走进社会。过去,这样的工作只能由患儿的父母来完成,很多家庭因此不堪重负,最后甚至选择放弃。而专业康复机构虽然能够提供良好的环境和设备,但是却缺乏足够数量的专业人员。一个教室7-8个孩子,就需要3个老师同时负责,这意味着极高的人力成本。我国现有的自闭症康复老师仅能覆盖1.3%的患者人群,98.7%的患者暂时无法得到有效、系统的康复训练。

    幸运的是,我们在五彩鹿儿童发展中心上海校区看到了两套新型康复设备,通过VR技术为患儿提供阶段性的康复引导治疗。本文开头描述的,就是我们在现场看到的患儿使用VR设备的康复场景。

    这套设备是由医微讯联合英特尔、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精神卫生中心共同研发的,利用VR技术的沉浸性、互动性、想象性来实现对孤独症儿童的治疗康复训练。医微讯联合创始人兼CEO潘耿告诉零镜网,这套设备从2017年开始选型研发,杜亚松教授和翟广涛教授之前已经进行了将近一年的底层技术研发,主要针对VR技术用于孤独症康复治疗方面的探索研究。双方的合作可谓一拍即合。随后,英特尔作为核心硬件和技术的提供方也加入了进来,为整套ITA沉浸式孤独症治疗系统提供包括酷睿处理器、博锐远程管理技术、RealSense实感技术在内的软硬件支持,这也是英特尔在医疗卫生领域的又一新模式。

    “自闭症儿童一直是英特尔所关注的群体,很欣慰这次能通过医疗领域的突破性创新解决方案帮到他们,这是我们每一位英特尔人深深自豪的。”英特尔项目负责人谈起这一合作感触颇深, “有了新技术,我们还要以自身在行业生态中多年的深耕,推动产业链多方伙伴共同排除万难地去推进、去落地。”

    据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电子系翟广涛教授介绍:用VR技术治疗精神疾病由来很久,但大多用于恐高症、幽闭恐惧症、镇静、减轻疼痛、戒毒训练、断肢应激障碍等。翟广涛教授认为,VR技术非常适合用于孤独症治疗,因为孤独症的核心症状是人际交往障碍,包括交流、互动、想象等方面,这和VR技术的特点一一对应。社交是孤独症儿童的需要,但是一开始他们是无法接受的,因为他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孤独症孩子对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比较差,比如常见的咖啡馆训练,如果一开始给他们这种训练,患儿会完全无法理解。VR技术的运用,主要是在社交之前加入了接受训练和认知训练两个步骤,利用VR虚拟场景让他们渐进地接触复杂事物。

    之后再加入融合的过程,就是将虚拟世界的事物和真实世界的场景的比例逐渐增加,让孩子逐渐接受真实场景。比如利用VR技术模拟真实的超市、医院、街道,让患儿逐步适应,学会处理各种情况,也避免了直接接触社会可能遇到的安全问题。同时,VR技术的运用还可以一定程度上缓解专业人员的人力短缺问题:一位老师配合两套设备,就能完成原来三位老师的工作。设备可以批量制造,但是专业老师却无法批量复制。从初始的有效引导,到后期的逼真模拟和手势交流,这些都需要英特尔酷睿处理器这样的高性能计算平台和RealSense实感技术的支持。

    VR技术的运用,不但有助于帮助孤独症儿童的治疗,而且也有助于我们了解孤独症儿童的世界。了解他们,才能有助于我们和他们一起生活。

    过去,治疗孤独症要有爱心,要有耐心,要有热心;未来,还要有科技!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