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环球资源电子展智能生活高峰论坛看中兴如何主导智能驾驶生态构筑

    伴随着深度学习、高精地图、智能硬件的东风,自动驾驶打破了以往的沉寂迎来了全产业链发展的春风,不仅有长安、奥迪等海内外传统汽车商的加入,更是有Intel、中兴、谷歌、百度等科技及互联网届的巨头企业的加入。据多家自动驾驶汽车测试厂商预计,2020年将是L3级别高速公路的自动驾驶相关功能和产品的集中问世的时间。

    环球资源电子展主办方环球资源也看到了这一趋势,在今年的春季展会上邀请了华为、中兴、中国移动、美国高通等科技巨头共同探讨互联网经济下的5G和AI行业未来发展的现状、机遇和挑战。小编也有幸在现场聆听到来自行业大咖的分享。其中中兴通讯副总裁田峰带来的《智能驾驶中AI与5G的机遇与中国主导生态的构筑》让人引发深思。

    智能驾驶是机遇也是挑战

    世界上的汽车产业转移的方式,往往伴随者技术和制度的转移,而其中的一个重点就是:只有这个国家对汽车的发展做出重大贡献这个中心才会转移一次,从德国卡尔·本茨发明了第一辆不用马拉的三轮车到美国福特生产线再到日本丰田为代表的精益制造,无不如此。

    田峰表示:汽车智能化将是下一波技术浪潮的焦点,所以者对于中国来说即是机遇也是挑战,中国目前在IT互联网领域全球领先,如果和中国汽车的制造能力相结合,汽车智能化技术将得到增强。

    汽车在电子架构的改变,传统的汽车哪怕是很高级的汽车里面51系列单片机依然存在,他不需要去升级它。到了智能汽车的时代,它肯定是需要被升级的,传统汽车电子系统的架构与处理性能无法满足车辆智能化的需要,以单片机ECU为主,依照分散架构通过CAN总线简单堆叠架构,面对互联网难有安全保障。

    智能汽车时代关系到国家的安全战略的一个产业,这个市场首先是在全球化的趋势下是开放的,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它也会给中国的本土企业带来无穷的机遇。

    环球资源也看到了这一时代发展前沿,提供了90个展位,为消费者和客户展出了先进驾驶辅助系统及导航;这90个展位几乎都是内地的参展商,环球资源在兼顾国际化的同时,也为内地企业提供机会,助力国内本土企业的全球化发展。

    构筑产业生态至关重要

    速度与激情8这部电影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其中里面有个精彩的片段,就是黑客入侵网络调集大量的无人驾驶汽车去追逐和攻击一辆有人驾驶汽车。也正是这样的一个片段给各国敲响了一记警钟:一万辆L3等级智能汽车可以是一万个士兵,汽车智能化给世界上每个主权国家带来国家级安全战略挑战。田峰也正是由这个点透视智能汽车产业,谈到如何主导智能驾驶构筑自主安全可控生态体系。

    “传统汽车驾驶里面的漏洞,汽车从来没想过联网,所以当初1983年博士公司提出架构的时候没有CSMA的网络架构,它是没有任何安全性的考虑,就像家庭一样,你回家里一样,桌子上有苹果你随便拿起来吃都没问题(不管是爸爸还是妈妈买的)。”田峰用苹果的例子生动形象的解释了汽车安全问题,并说道:互联网时代恰好相反,大家走在街上,街上有个苹果,可能在座的各位没人会去拣一个苹果(吃下去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这就是互联网,汽车开始往后发展的时候就面临这个窘;具体来说就是架构需要改变。”

    IT、计算机方面我们虽然是全球最大的市场和生产国,但相关的生态都不是由中国人来主导的,WinTel构筑了PC生态。Post-PC时代:全球十大智能手机中国占据七席,安卓是谷歌主导的生态。中国真正开始主导是在通信领域,应该是从4G开始;然后是5G,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开始主导5G的标准。5G时代,中国企业贡献标准接近50%,第一次拥有了全球5G产业未来发展的话语权。

    田峰表示:“目前来看整个生态里面主要是欧美企业来主导,但是还没有标准,所以在这个领域其实可以做很多事情。”

    中兴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汽车的演进,汽车在2016年以前的智能化,它的进化有点像是日本高达机器人,市面上几十万几百万的车已经够智能了,不管他多快多智能,但是他还是需要人去驾驶,2017年开始汽车未来的进化,就开始像阿尔法狗的进化,它不再是辅助人去下围棋了,他的目标是替代人去下围棋。在汽车领域也是一样,开车并不是我们的主要诉求,而从上车到下车我们应该专注于我们自己的事情。

    车在未来和手机一样成为一个移动终端,中兴从2003年开始大规模推出软件定义(Software Dedfine)的复杂系统解决方案与产品:SDR软件定义无线电,SdN软件定义网络,SDV/SDC软件定义汽车。基于三十四年在通信IT高性能嵌入式系统领域耕耘,中兴通讯有加速智能汽车产业发展所需要的关键技术。

    田峰表示:中兴不会跟百度一样去做AI的算法,自动驾驶。中兴作为一个开发型企业,把中兴擅长的东西拿出来,中兴支撑有志于去做智联、网联汽车的公司,开发者去开发开发AI的算法、智能网联的应用软件,开发者可以在中兴的平台上开发,是合作的关系。具体来说会提供以下两样东西:

    第一个是提供硬件(控制器),运算力非常强的控制器,从能够支持L3以上自动驾驶安全级别的超强运算能力的控制器。到支持L2以下的、智能家电的低端控制器,提供一个Fimaly的设计;第二个是软件方面会提供实操性,中兴在这块是把中兴自己用了十几年的实操系统开放出来,使得开发者的软件开发得到持续的支撑。此外,田峰还提到了寒冰床计划,车控线(各大主流车厂)+计算平台(中兴通讯)以及广大自动驾驶算法公司、传感器开发公司。以实现强强联合+互联网模式。

    写在最后

    随着通讯技术的发展,自动驾驶也将水到渠成;虽然中国开放了汽车市场,但我们也要在关键领域守住重要的关卡。中兴在这些重要关卡的硬件层面做到了支撑,提供标准化的电器接口与接口通信,营造生态,而其他的领域同样需要像中兴这样的企业来为我们筑起安全的屏障,未来将有更多的中国软硬件企业参与进来,进一步扩充中国自动驾驶汽车的市场范围。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