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知道Facebook不是未来

    扎克伯格在最近发布了一篇博客文章《A Privacy-Focused Vision for Social Networking》(从注重隐私的角度看社交网络),在外媒中引起强烈反响。The Verge又是如何看待扎克伯格此次的言论呢?我们在不改变原意的情形下对原文进行了翻译。

    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在近日发布的博客文章中做了一次奇怪地低调的坦白:“坦率地说,我们目前在建立隐私保护服务方面并没有很好的声誉。”

    这只是扎克伯格讨论隐私信息和Facebook未来的3500字短文中的其中一句。问题不仅在于Facebook在隐私方面的声誉很差。而是公司的领导者如何处理增长的不信任以及真实的人类伤害。

    在最新的文章中,扎克伯格试图重新定义Facebook。他在过去15年中建立起来的Facebook基本上是围绕隐私和共享模式构建的,但我们现在已经意识到这是有问题和有害的。人们现在要求隐私和短暂性,而针对于今天的Facebook,扎克伯格似乎已经得出结论,并不能提供那些东西。

    最明显的事实是Facebook不再受到欢迎。近日公布的Axios Harris调查发现,该公司的声誉在过去一年中大幅下降,使其在100家最知名的美国公司中排名严重靠后。经过丑闻和特别惨淡的2018年,Facebook越来越多地与数据泄露、虚假新闻、宣传运动、肆意无视隐私、令人毛骨悚然的广告跟踪的代名词,而且不再是一个合适的网上冲浪空间。

    Facebook在美国的总体增长似乎停滞不前。最近的一份报告更是声称社交网络可能正在失去数以百万计的用户。至关重要的是,用户群体集中于12至34岁的年轻用户中。即便Snapchat本身在挣扎,但Snapchat开创的短暂模型明显胜出。Facebook并非没有接受这些模型(它在其自身合适的应用中克隆了Snapchat消失的Stories功能),但它们仍然是例外而非常态。

    无论扎克伯格写一个多长的博客都不会改变这一点。在大多数情况下,扎克伯格的文章只是一份意向声明——不过是一个向用户、政府、记者和他自己的员工发出的公司正计划集中精力的信号。他似乎在说,我们应该停止将Facebook视为朋友列表,喜好和新闻流。相反,我们应该将其视为相对受欢迎的信息服务的集合:包括WhatsApp、Instagram以及Messenger。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将越来越多地重新关注小组消息、加密服务和短暂通信。他描述了一个平台,这个平台感觉是个人化的,并且会认真对待你的隐私,而不是出现引发侵犯人权的新闻。扎克伯格写道,这是一个“人们可以确信他们对彼此说的话保持私人化,并且他们的信息和内容不会永远存在”的平台。“这是我希望我们能够实现的未来”。

    扎克伯格形容它几乎就像是他正在创建一个新的Facebook。他将这个想象的未来称为单一的“以隐私为中心的平台”,而不是作为一系列独立的应用和服务。在整篇博客中,目前的Facebook平台只是被作为不好的例子而被提到 – “很多人……在少不更事的时候拍摄了令人尴尬的照片”——或者提到这个新系统将如何更好地集成应用。

    针对Facebook成功和混乱的核心,新闻流并没有被提及,似乎它是这个世界的遗产。对Facebook来说新闻流至关重要:它是人们获取朋友更新动态以及公司大部分广告收入的来源。但它也是Facebook呈现大量问题的原因。它是错误信息传播的地方,是引发熟人间争论的地方,也是大大小小游戏商竞争的地方。新闻流也是为什么“虽然只有180万人跟随俄罗斯宣传链接的Facebook页面,但却能够传播到1.4亿人”的原因。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新闻流或者我们所知道的Facebook的任何部分将会消失。但扎克伯格显然将兴趣、注意力从新闻流引起的问题,转向了有所限制的信息共享模式。这是已经在WhatsApp的存在的东西——是一个更私人化的模型,也会引起麻烦和现实问题 ——但它将从根本上重塑了公司的形象与盈利方式。

    扎克伯格之前就对Facebook的未来做了大量宣言,但是它们很少像他描述的那样成形。五年前,他谈论用虚拟现实技术构建下一代计算平台,这仍然在进行中,但是围绕它的视野明显较小。Facebook的隐私功能也在缓慢发展:它承诺的“清除历史”工具本应在2018年上半年推出,但现在的计划表已经将其延迟到了2019年后的某个时间。

    就目前而言,扎克伯格看到事情的发展方向很明显。他认为Facebook落后于时代并且正在追赶。多年以来,他的用户一直要求更严格的隐私,更多的短暂性和更少的侵入性的服务。但今天的Facebook并没有提供这些,并且扎克伯格最终可能正准备尝试别的东西。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