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难为联想了:华为极化码没成5G标准可能还真怪不上联想

    作为曾经的大厂,联想的表现可能让一些人失望了。在5月4日香港恒生再次将其从恒生指数50只成份股中剔除后,联想的负面消息便接连不断。诸如《联想再次被恒指踢出,两个字“活该”》等文章,内中充斥着对联想的不满情绪。

    这已经是联想第二次被剔除恒生指数50只成份股了。早在2000年联想首次入选,2006年就因不达标而遭到剔除。7年之后它再次入选,如今又被剔除。而背后则与联想市值缩水紧密相关,也难怪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策略师洪灏会表示“联想两进两出恒生指数,表明还有再度进入恒生指数的机会,但就联想集团目前的业务发展来看,难度非常大”。

    但似乎有人觉得联想跌得还不够狠。随后知乎等平台相继发酵,《如何看待5g标准上联想的投票?》、《联想为什么不给华为投票?》等帖子一拥而上:2016年3GPP会议5G长短码的投票成了控诉联想的有效证据。虽然联想很快回应表示联想当初予以赞成票,但仍旧难以让人信服。当年那场关于5G标准的投票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1年半后突然发酵?中间又是否另有隐情?这多少值得玩味。

    从怀疑论来看,整个事件相当可疑

    踩在这个时间点上爆料联想曾经的历史,多少会让人怀疑其动机不纯。本着不偏不倚的态度,我们暂且回到当前时间点,就近期事件对联想目前的状态进行一番梳理。

    5月4日,联想被香港恒生剔除出50只成份股。对于由相应量化指标决定的恒生指数成份股来说,联想被剔除并被市值逾1267亿港元的石药集团取代再正常不过了。联想也不得不委婉地表示,“尊重恒生指数的审核结果”。

    也是在5月4日同天,联想宣布完成对富士通PC业务51%股份的收购。早前被惠普夺走的PC市场行业第一的位置,联想显然试图通过这起收购重新夺回。但联想的动作还不止于此。更迅猛的风在4天后刮起,联想宣布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将原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集团(PCSD)、移动业务集团(MBG)合并,整合成立新的智能设备业务集团,并对相关人事进行了调整。联想尝试业务转型,试图整合PC、智能硬件、智能手机的态度相当明显。PC上述举措自不待言,而关于联想的智能手机,最近也传言频频。5月7日,联想集团副总裁常程否认此前传得火热的小米即将收购联想手机业务的传闻。5月8日,常程更是为“新国民旗舰”做起来宣传,并@小米手机。5月11日,常程更是发布了一张联想Z5屏占比高达95%的设计草图,真·全面屏手机似乎呼之欲出。

    而就在联想重整乾坤、风头正劲的时候爆出这种负面消息,也难怪有评论指出“脑子是个好东西,联想要开发布会了,有人拿去年说事,背后推手能想到是谁把(吧)。”这段话无疑让整个事件重新蒙上了一层迷雾。早于2016年发生的事情,为何在最近突然爆发,并引起广大的舆论影响?一件沉底的事情为何突然泛起?这难免让人不心生疑窦。

    从结果来看,联想的辟谣有点不太全面

    因为舆论倾向,联想走到了台前进行辟谣,并表示“联想针对5G标准的Polar方案投票(该方案由中国移动、华为等中国企业主导),包括联想旗下的摩托罗拉移动,所投的都是赞成票。”但这个辟谣并没能成功服众,因为联想的辟谣是不全面的。

    让我们重新回到2016年的3GPP RAN1会议上。有必要说明的是,3GPP当时定义的5G分为了3大场景,包括:甲、 eMBB:3D/超高清视频等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乙、mMTC:大规模物联网业务;丙、URLLC:需要低时延、高可靠连接的业务,如无人驾驶车辆等。当时的会议最终只对eMBB进行了确定。

    eMBB等场景下又可分为控制信道和数据信道。要传递信息,需要对信息进行编码。外界传言的华为和高通之争,争的其实就是eMBB控制信道和数据信道的信道编码方式。当时有三种编码方案可供使用:包括高通在内的美国企业主推的LDPC、华为在内中国企业主推的Polar Code(极化码)、欧洲国家主推的Turbo2.0。10月14日,LDPC方案被选为了eMBB数据信道的编码方案。虽然投票记录无法查取,但当时联想签署了支持将LDPC码作为eMBB数据信道的唯一编码方案。这也是联想受到指责,并被联想忽略的地方。数据信道的编码一般以长码为主,当时长码方案共四种,是基于上述三种方案的变形:一是LDPC(高通方案);一是Polar(华为方案);一个是T+L;一个是L+P(高通+华为方案)。

    其实与外界传言不太一样,当时国内一众厂商投的并不是单一的Polar方案(只华为选择了它),而是L+P方案。但有着摩托罗拉的联想,掌控两票投票权,最终投给的确是高通方案LDPC。联想声称投了两票赞成票的情况则出现在eMBB的控制信道编码方案上。所以联想遭到指责并非没有理由。甚至与其他人犯下的片面的错误一样,联想也同样片面地回应了整个事件。

    因为联想,中国丧失5G领域主控权?

    首先,以“爱国”名义意淫,声称因为联想让中国错失5G领域主控权的人,在此要说声抱歉了。即便联想成了铁哥们站队华为,最终可能出现的还是LPDC+极化码的方案。但对于部分黑粉来说,可能会说那也比LDPC方面来得强。对此我无话可说。

    其次,我们此前提到过,5G被划分了3大场景:eMBB/mMTC/URLLC。即便华为拿下了eMBB的控制信道和数据信道,剩下的mMTC/URLLC也需要重新投票重新争夺话语权。

    再次,华为主导的极化码方案仅仅是控制信道编码的解决方案。并不意味着华为掌握了该方案,拥有标准,可以向其他一众厂商收税。更形象地说,它更多的相当于一个赌注。华为押注在极化码方案上,最终获得了胜利。这只能让其前期提前布局的优势更加明显罢了。此外,华为主导的极化码只是编码方式,并非5G标准。3GPP也只是行业标准之一,是推进5G标准的组织,最终5G标准并不一定就将诞生在3GPP会议上。

    我们再回到当初的问题上,为何在数据信道上联想没有选择把票投给极化码或者包含极化码的L+P解决方案,而是坚定地将两票投给了高通等主导的LDPC方案呢?这个答案可能只有联想内部才能清楚了。但如果抛开“大义”不谈,只就技术而言的话,极化码本身是在2008年由土耳其毕尔肯大学(bilkent)Erdal Arikan教授首次提出的,与存在二三十年、四五十年的Turbo、LDPC相比,并没有后两者发展成熟。

    在当时,诸如Information set的选择、码长问题、译码算法、HARQ等也没有得到很好地解决。LDPC在长码数据信道的胜出几乎是可以预见的。而极化码的最终成为控制信道编码解决方案,可以说是扬长避短了,因为控制信道是无需HARQ的。我们并不排除联想是从上述因素考虑选择了LDPC,我们也不排除联想作为国际大厂,当时押注的可能就是LDPC。至少从公司利益的角度来说,联想并没有毛病。但作为国内大厂来说,在很多人眼里,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