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不懂人工智能被忽悠?看看这个就都明白了

    人工智能是不是虚火?到底什么才是人工智能?如何权衡人工智能发展和对隐私的保护?人工智能是小部分人的集体高潮,还是大势所趋?

    在12月12日,搜狐创投SoPlus邀请到了深鉴科技技术副总裁陈忠民、三角兽CTO亓超、中科院自动化所研究员程健、洪泰智造CTO钱晨、高通创投总监毛嵩,在北京搜狐媒体大厦展开了一场关于人工智能讨论。集聚创业者、投资人、学术界人工智能领域专家等不同身份,也使得这次讨论更为深入。

    1.“到底什么才是人工智能?”目前学界尚无定论。或许可以引用高通创投毛嵩的总结“人工智能是能够以类似于人的方式去理解、分析和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方法”。但目前仍停留在“让机器感知和理解人类”,“后面才是怎么样用学习的办法去解决人类希望它解决的问题”。洪泰智造钱晨表示人工智能的核心问题是“节约人的劳动力,提高人的效率”。

    2.“人工智能对社会的发展究竟是好是坏?”在场的嘉宾基本都是乐观派,认为人工智能更多的是对社会的正面推动。似乎更因担心的是“人类所独有的创造力会不会被人工智能超越?”但钱晨提出“一个老师在前面讲课,一帮学生在听,学生会出一个结果吗?一定不一样”。但“机器教出来都是一个性格特征”。

    深鉴科技陈忠明说出了不一样的看法,强人工智能“能思维、能推理甚至表现出某种创造力更像人”,但“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技术层面能够达到这一点。”而人们能够亲身接触的弱人工智能“仍然是工具层面的创新,仍然是一个更高起点的工具”。

    毛嵩的说法更逼近本质,目前“人工智能的基本思路是针对某一特定问题或特定应用基于大量标定数据反复训练之后得出的规律性解决方案,而恰好我们人的能力是基于小数据非反复训练去得出其规律”。

    “有没有可能技术突破,最终强大的人工智能湮没人类?”毛嵩重申目前算力有限。中科院自动化所程健则认为“算力、大数据、算法,三者缺一不可。”

    3.对人工智能的担忧仍旧存在,在如今这个隐私意识越来越强的时代,到底该用什么来保障我们的数据安全?“是否已经有健全的规范?是否需要新的规范来进行约束人工智能?”

    陈忠民表示如今的人工智能与此前的互联网场景并无不同,面临的问题也是一样的。毛嵩更直言不讳的表示,“人类个体很弱小,但几乎掌控这个地球,根本原因是因为我们在一块儿工作”,“快速建立合作关系的代价是我们要放弃我们的部分隐私,甚至很多的隐私。”“法律法规实际上一直是在对个人隐私个人安全的保护与提高效率之间的平衡中不断发展。”人工智能与个人隐私披露同样需要平衡,需要不断调整。

    4.在接触人工智能过程中,可能会听到云端和终端(计算在本地发生)的人工智能的区别?那么,“云端和终端人工智能又有哪些不同的表现呢?”二者更像是一种协同关系,同时也有各自合适的场景。毛嵩表示,“端侧受制于终端本身的算力和功耗”,抓坏人时,摄像头只是拍摄图像记录特征,云端识别比对。鉴于算力有限,不会通过摄像头直接进行识别。

    5.“AI手机是不是概念炒作”这样的话题或许更能引起讨论。三角兽亓超认为手机更具智能的表现方式应当是,“AI在手机上更倾向于主动的方式去帮助人们把一些他想要去获取的信息主动搜集和推送”。毛嵩则认为“从手机的结构上讲,如果我们在手机中搭载了支撑AI运算的模块,无论软件模块还是硬件模块,并且能够跟传感器连在一起,我个人觉得我们就可以称呼它为AI手机。”

    陈忠民认为它“改进了我和手机之间的交互方式”,“AI手机给我们带来了可以值得去试的一个行业”。钱晨却持相反意见,“手机行业是一个喜欢造词的行业,每年有新词,不然消费者不知道怎么买东西了”。“大家今天认为是AI的应用越来越多放到手机,有可能明天大家觉得这不是AI”,“AI只是一个方向”。

    6.“为什么大家都开始看重AI芯片了,AI芯片的优点在哪里?”钱晨表示“芯片看模块都差不多,用的总线都差不多。主要是现在的算法强调的不一样了”,高通“做出来符合目前技术流派的芯片,(是)芯片符合AI。”毛嵩则简明扼要的表明,“从CPU到GPU再到AI芯片,实际上是一个芯片专业化的过程”。

    在其中还存在一个误区,“目前的AI芯片,是当前针对基于深度学习的人工神经网络的基础运算单元而特别研制的运算芯片,叫做人工智能芯片是不科学的,因为基于人工神经网络的深度学习只是人工智能里的很小的一部分”。

    7.“人工智能真的火了吗,下一个爆发场景又在哪?”亓超表示,“大家对这个事的关注程度比较热还是说期待能够真的在很大的范围或者场景中实实在在落地”,这“属于偏早期的感知”。只有“人工智能技术在这个屋里或者设备里面植入比较多”,“或者带来实实在在非常大场景的输出可能是真的比较火”。

    身为创投投资人的毛嵩则表示,“单纯的技术本身的价值是有限的,只有当技术找到了合理的应用场景,并且在切实的供需关系中真正产生价值,这时候这个技术才能火起来。”钱晨也表示目前AI行业,“科技界突然跑到应用行业了,但是在应用行业并没有完全普及,尤其在工业界并没有完全普及”。AI的出现在推动整个思维的发展。“这个技术不断推动,最终有一天会很好,大家忽然感受到了,我们回头去看AI是一个好东西。”

    那么下一个爆发场景或者说各自看好的场景在哪?毛嵩认为是在安防、金融、自动驾驶。钱晨则认为是在人工智能制造领域。程健倾向于AI芯片和人工智能教育。

    8.“那么现在是AI创业的好时机吗?”身为创业公司三角兽CTO亓超表示,不要“因什么火去创业。”三角兽创始人本身是与技术相关的。AI“离真正落地中间的距离还是蛮大的”。一方面提供的只是不完整的解决方案,“没有办法端到端去实现打穿这个场景”;另一方面,“用户的期望或者合作方希望跟实际上技术水平差距还是蛮大的”。

    “老百姓说的AI是特别聪明的一个东西,就跟人一样,什么都能干,而产业里面的AI还只能是针对某一个很特殊的场景中的某一个定义得很清楚的问题的一个解决方案。”毛嵩也表示,“现在的创业公司说自己是AI公司就跟以前说自己是平台公司一样,太多了,我们都快听吐了。”

    身为创投,毛嵩表示“我们一般也不去质疑这类公司的技术怎么样,更多的还是去搞清楚这公司怎么赚钱?这个技术能不能落地?有没有什么实际问题?”

    看完这些,你还会被满嘴跑马车的全能AI忽悠吗?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