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7日消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之一博通(Broadcom)于今日宣布,计划以每股60美元的现金加价值10美元的公司股票收购高通所有的公开流通股票,同时还将继续完成高通未完成的收购交易及债务等,其最终交易总额将达到1300亿美元,这一新闻目前在业内引起了极大的震动,毕竟若是高通同意该价格,半导体第一大并购或就此出现。

若此一收购案真的达成,将打破之前安华高(Avago)?收购合并博通时所创下的 370 亿美元全球半导体公司收购案最高金额记录,成为半导体行业历史上最大的收购案。而这家公司的背后是一个叫Hock Tan(陈福英)的华人掌舵,几十年来他一直在搅乱半导体行业,以蛇吞象的姿态完成了几宗较大的收购。从目前传出的消息看,Hock? Tan(陈福英)这个收购狂人看起来疯狂,但显然他还没完成自己的战略布局,所以收购高通这件事并非外界传的这么疯狂。

博通“并购狂人”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疯狂

1992年Hock? Tan(陈福英)加入PC厂商Commodore是首次涉足科技行业,之前Hock? Tan(陈福英)在通用汽车和百事可乐的企业金融部门一步步高升。陈福英拥有超过25年丰富的高管经验,尤其是在他跳槽至芯片厂商ICS (Integrated Circuit Systems)担任首席财务官,并最终坐上CEO之位后,开始了他的收购狂欢,并将该公司的营业收入提高了3倍以上。

除在美国的工作经历以外,Hock? Tan(陈福英)还是Pacven投资公司(新加坡)的创始人之一,并曾担任马来西亚 Hume 工业公司总经理。此外,他拥有哈佛商学院MBA硕士学位,并获得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工程学士和硕士学位。他的交易能力让其与KKR、银湖等顶级私募股权公司结成了良好的关系。

2006年4月12日,安华高(Avago)宣布任命Hock? Tan(陈福英)为该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并将安华高科打造为一家中型芯片厂商。之后Hock? Tan(陈福英)在2015豪掷370亿美元收购了博通,创造了一家世界级的巨头,一家全球第三大的芯片厂商,产品覆盖无线通信、智能手机、数据中心和其他许多市场。完成了蛇吞象的出彩一票。

作为一位以极其注重成本削减而著称的科技高管,Hock? Tan(陈福英)更青睐能够互相协同的业务模式和专注于最具前景的科技研发,而不是虚无缥缈的研究项目。在安华高与博通合并后,因为面向数百家中小规模硬件开发商的物联网部门并不能与博通其余部门很好地协调,所以他砍掉了发展迅速的物联网部门。而那些经常看衰陈福英的人到最后往往发现是自己赌错了方向,他更像是金融极客,对资产负债表的掌控比创造新科技产品的能力还要略强。

对于博通收购高通这件事,很多人持不能完成的态度。毕竟博通面前还摆放着美国的反垄断调查局了,而且博通斥资60亿美元收购博科公司(Brocade)的交易还没获得批准,该交易去年11月就宣布了。此外,高通去年10月宣布以390亿美元收购恩智浦半导体公司(NXP Semiconductors)的交易也才进行到一半;同时,高通还在与自己的头号客户苹果进行着法律大战,后者每年为高通贡献达12%专利授权营收。

此博通已非彼博通了

现在的博通早在15年就已完成蜕变了。2015年,安华高宣布斥资370亿美元(170亿美元现金和200亿美元股票)收购了博通?。而那时博通的营收规模是安华高的两倍,安高华的这笔收购算是一起典型的蛇吞象了,完成收购后,还进行了很好的消化。对博通的并购完成后,安高华对新公司做了相应调整,新公司将改名博通有限,并继续使用Broadcom这一公司名,股票代码则继续用AVGO,原博通的BRCM股票则退市。所以现在的博通早已不是过去为人熟知的那家博通了,实际上是收购了原来的博通,保留博通这个字号的芯片公司安华高(Avago)——新博通。

除去全球知名通信芯片制造商这一身份,博通也是苹果公司最大的供应商之一,主要向后者供应iPhone手机的零件。同样作为苹果公司最大的芯片供应商之一,高通和苹果的关系却十分微妙,高通因苹果违反软件许可合同而让竞争对手英特尔获益一事,将苹果诉诸法院。与此同时,高通在去年以470亿美元拿下了车载芯片巨头恩智浦(NXP),而NXP此前才刚刚完成118亿美元收购飞思卡尔半导体公司的交易。而该笔交易受到了欧洲反垄断部门的反对,因为有公司认为高通的收购价低估了NXP的价值。种种原因导致高通近几个季度的业绩也很不理想。

陈福英每主导一桩收购案时都会进行详细的谋划,只要是他想要的,在买之前就已经想好买下之后要卖掉那些产品线部门,所以每当他买下一家公司后,他必然出手大改组织架构,然后管理每一个部门产品线的绩效,必要时将那些产品线部门整包打包卖出,其中包括要卖给什么样的人。以这几年他所主导的收购案交易架构来看,基本上都是采取高杠杆操作的融资手段,除了搭配股票以外,杠杆收购(Leverage Buyout,LBO) 的手法,更是标准配备。因此,完成收购之后的可出售资产现金流,就成为决定收购案目标与价格的重要关键,从 LSI、博通、到博科都是如此。当然,凭借220亿美元的年营收,高通的规模仍比年营收180亿美元的博通更大。

一向低调,如今高调是偶然?

在媒体曝光收购高通之前,一向低调的陈福英反而一反常态,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共同出席活动,罕见的将自己暴露在媒体面前;并宣布将把总部从新加坡转移回美国,在此之前,博通在加州的圣何塞已经拥有一个总部。从媒体信息上看,陈福英在活动中与特朗普谈笑风生,拍肩搭背,关系异常亲密。有媒体表示,这此活动实际上是陈福英和特朗普都是一次互惠互利的公关秀,双方都只是各取所需。

特朗普在选举之前就高举“把工作带回美国”和“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旗帜,但他的政策一直无法得到硅谷科技企业的支持,再加上几位知名商界领袖都退出了他的经济顾问委员会,特朗普的新政岌岌可危。此次陈福英主动响应号召,把公司总部从避税迁到硅谷,还出动出席公开活动,给了特朗普最实际的支持,想必一定会做出某些让步吧。其实博通总部设在新加坡就是出于税务目的,实际上大部分运营职能都在加州。现在特朗普承诺对企业进行大幅减税,也符合博通等跨国公司的利益。而此次高调出席活动陈福英显然带有自己的目的,为自己收购博科顺利通关做公关。一年前,博通宣布以59亿美元收购博科,但是一直卡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核关。现今,博通迁移总部变成纯美国公司之后,就不再属于外国投资,可以避开CFIUS的审核,就能完成对博科的收购。

陈福英(Hock Tan)距离自己的半导体巨头前三强梦想,中间只差了高通?

高通目前也是疲于应对,由于专利授权业务屡遭重创,在亚太地区收到多国天价罚单,与苹果的诉讼更使其雪上加霜。陈福英选择在此时出手主动报价高通,也是抓住了今年高通流年不利的低谷期。陈福英之前就向外表示,自己还想要完成更多的并购,除非遭到美国监管机构的反对和限制。

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博通向高通提出达 1300 亿美元的收购协议,在全球半导体产业中投下一枚重磅炸弹,但高通总市值仍高达 911.18 亿美元,与博通出价的 1300亿元相比,溢价约 42%,对比之前安华高收购 LSI (41%)、博通(28%)、博科(47%) 的收购溢价,高通(42%)的溢价也算够高的了,而以消息曝光前高通的股价 55 美元计算,博通所提出的每股60美元的现金加价值10美元的公司股票收购高通所有的公开流通股票,并且还将继续完成高通未完成的收购交易及债务等,对于目前高通的状态也许同意收购算是一种不错的出路,毕竟目前这个出价还真可能打动高通的董事会和股东。

如果博高真的合并,按照去年的销售收入,博通和高通合并而成的新公司,将成为仅次于英特尔和三星的全球第三大半导体公司。并且苹果和三星消费电子产品的重要芯片业务将几乎被新的博高公司垄断,其中包括了基带、wifi、功放、触控、无线充电、FBAR滤波器芯片等等。这种情况显然是苹果、三星等巨头所不愿意看到的。

因此,对于博通拟1300亿美元收购高通的计划,有媒体认为,除了巨额的资金挑战之外,博通也会遭遇政府监管部门的严格审核或反对,因为,高通和博通目前均已经进入了全球半导体市场得行业前十名。在这个关键时候,与特朗普政府以及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两院交好,也能给博通创造一个相对有利的监管环境。

零镜观点:

目前来看,1300多亿美元溢价达42%的报价可能真的会打动高通的董事会与股东!就是不知道,对于频吃官司的高通将会作何回应?而陈福英即使有硅谷经验、工程背景、财务头脑加持,并完全以实用性、获利回报为计算的考虑方式,但想要一举拿下高通这家三十多年历史的移动通讯巨头,或许还要有很长的路要走,毕竟前路障碍重重。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