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这家中国AR眼镜公司刚刚拿到3000万A轮融资;即将推出第二款万元级AR眼镜……

    “眼镜真正走向C端,至少还需要5到10年的时间。有人很乐观,但是我没那么乐观!”

    从2014年底开始进入AR+工业领域;
    不被理解却花费500万元自有资金坚持AR技术研发1年多;
    2016年初拿到和君资本天使轮融资;
    2016年11月拿出第一款量产版轻量化AR眼镜;
    2017年5月拿到3000万元A轮融资;
    即将推出第二款万元内工业级AR眼镜……

    当中国虚拟现实行业经历两年过山车后终于重新选择B端作为出路的时候,我们发现,原来有那么一些人、一批公司,一直坚持在AR/VR+行业的道路上。

    零镜网此次采访的0glass,就是其中之一。

    做为深圳增强现实技术有限公司(0glass)CEO,苏波算不上一个乐观主义者。“眼镜真正走向C端,至少还需要5到10年的时间。有人很乐观,但是我没那么乐观!”就像计算机花了20多年才从B端走到C端一样,在苏波看来,眼镜也需要时间,因为真正的C端消费品需要具备两个特点,第一要有量,第二要有粘性。有量而没有粘性,那么只能算是一种现象。消费者购买只是为了满足好奇心,现在的VR/AR眼镜,就处于这种状态。

    AR+工业的刚性需求
    苏波认为,B端对AR是有刚性需求的,切入B端市场不必面对目前C端市场AR/VR应用缺乏粘性的问题。只要能够解决刚需问题,用户体验稍微差点儿也没关系,但是C端市场就不行,因为普通消费者对产品体验要求更苛刻。刚需分两种,一种是满足刚需,这是更接地气、更适合创业公司的商业模式。一种是创造刚需,比如微信,虽然没有微信也可以生活,但是用户习惯了微信后就难以离开。不过这需要大量的资金进行推广,只有阿里、微软、谷歌、Facebook这种体量的企业才可以做——“创业公司玩不起”。

    正是意识到这一点,在2014年底决定投身AR事业之初,苏波就瞄准了工业领域。当时,德国政府提出的“工业4.0”概念刚刚传入中国,并成为“中国制造2025”概念的组成部分。大数据、物联网、机器人、智能制造、网络管理、虚实融合等,成为“工业4.0”引发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关键推动力。苏波觉得,在工业4.0的体系中,AR拥有三个非常重要的价值:数据可视化、人与物的连接、人的数据化。

    AR技术的作用就是在现实世界中叠加虚拟信息,并进行图形化的融合显示。这意味着在工业流程中,产业工人可以看到非常直观的图像模型,而不是传统的报表或者文档。采用AR眼镜的形态,这种图形化数据可以非常容易地被一线人员接收,而不像使用类似手机的传统工业智能终端那样影响具体操作,从而更好地实现人与物的实时连接。同时,在整合必要的眼球追踪、图像识别和状态传感器后,系统可以随时监控一线人员的操作和状态,实现了人的数据采集,补齐了工业大数据中设备物联网以外的信息短板。

    创业公司成功的关键在于要发现刚需。“你不能拿着锤子去找钉子,而是要发现钉子再去找锤子,”苏波笑着说。0glass几位创始人的职业背景,也决定了他们能够更准确地发现AR技术在工业领域的刚性需求。0glass CEO苏波曾在江西电信任工程师,后任职水晶石科技高级副总裁兼新媒体事业部总经理。CTO王友初曾任国家数控中心高级工程师、西门子机器人通信技术总监、中国普天深圳研发中心CTO。首席科学家徐泽明是中国科学院计算机技术研究所博士,计算机视觉、系统结构和云计算专家,国家超级计算深圳中心副总工程师。

    技术是核心竞争力

    创始团队的从业经历和技术背景,促使0glass一直专注于AR硬件和软件的工业级技术研发,从而在AR+工业领域这个当时看来相对小众市场中拥有了核心竞争力。目前0glass拥有38名正式员工,28名为纯粹的技术研发人员,其中大约2/3专注于软件算法的研究,1/3负责AR眼镜的硬件研发。其主要工业级产品有两个:0glass AR智能眼镜,这是国内首款双目眼镜式AR一体机;以及NginABC增强现实应用开发引擎,主要包含增强现实NginAR SDK、大数据处理NginBD SDK和机器视觉NginCV SDK。

    专注于工业领域,让0glass可以集中精力在较小的应用范围内。比如通过深度学习的方式来提高机器视觉在工业领域的识别成功率,从而可以适应更加复杂的工作环境。同时在硬件方面,对工业应用场景的深入了解,让0glass可以开发出更加贴合用户需要的产品。零镜网在0glass总部看到了即将发布的第二代AR眼镜:分体式设计、重量更轻、10小时续航,采用英特尔Apollo Lake处理器,部分计算可以交给云端,采用美国成熟光机方案,最重要的是价格可以做到万元以内,而其竞争对手微软Hololens的售价接近三万元。据了解,目前0glass第二代AR眼镜的订单已经超过1000套。

    还处于测试阶段的第二代产品

    与微软Hololens相比,0glass更专注于工业领域,在硬件和软件层面都是按照工业级标准来设计。消费级的产品,也许零下16℃就无法正常工作,连续24小时工作就会死机,算法的准确率也难以达到要求。苏波特地提到了去年7月份参加华为工厂的一次招标,当时其他14家竞争对手都采用了微软Hololens,但是最终通过的确实0glass。因为在电路板检测环节,0glass在当时做到了识别率超过98%、误识别率为零,定位精度要小于0.2mm,像素飘逸不超过5个像素,延迟要低于100ms,五个标准当时参与招标的15个方案中只有0glass的解决方案满足要求。

    直接到一线测试

    按照苏波的划分,0glass的客户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是能源,比如国家电网;第二是制造,又分为高端制造如中航科技、江铃集团,以及传统制造如富士康。第三是军工。同时,其应用方式也大致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巡检和维修,比如与国家电网合作的超高压设备巡检维修。第二是生产和装备,比如在新能源汽车的生产线上指导和监督工人规范操作。第三是岗位培训,目前北京一家汽修设备供应商就将AR眼镜作为产品升级换代的一个重要环节。

    为了更好的模拟工业应用状态,0glass在办公室里摆了台发动机模型。

    0glass的策略是为工业用户提供整体的AR眼镜全终端解决方案,因为一项新技术如果不能形成解决方案,那么用户很难自己完成系统集成,交钥匙工程可以有效降低技术门槛。不过在规划中,0glass只负责提供硬件和内容开发套件,具体内容开发应该是由系统集成商去完成。零镜网了解到,0glass目前的合作者主要分为三类,目前已经签约将近30家合作开发者。第一类是工业设备商,比如西门子上海研究院基于0glass的硬件和算法开发了工业级的维修和远程运维解决方案。第二类是系统集成商,比如专门提供电力解决方案的企业。第三类是工业实操培训商,主要负责开发培训套件。“不瞒您说,目前绝大多数合作都还处于试点和试用阶段,我觉得AR+工业市场的爆发应该要到2020年左右。”在采访中,苏波特别强调了目前的市场状态。

    资本的水到渠成

    有时候,方向比执行更重要。在坚持AR+工业这根独木桥一年以后,苏波发现,0glass的路越来越宽了。在14年底刚刚创业时,没有VC明白苏波究竟想干什么。当时资本市场正在为VR游戏、VR影视的海量用户前景而癫狂,苏波的创始团队完全依靠自筹的500万启动资金维持。直到2016年4月份,0glass才拿到和君资本旗下的盐城满天星的天使轮投资。而在2016年底,0glass开始筹备A轮融资,参与领头的是三一重工发起的明照资本,和君资本以及铭道资本跟投,总融资额为3000万人民币。

    更准确地讲,参与0glass此轮融资的是三一重工旗下的树根互联。一般来说,这样的产业资本很少会在这个时候进入,他们往往更愿意晚些时候投入一些更成熟的产品或者技术。树根互联之所以这个时间进入,正是因为0glass实在是太对胃口了。三一重工梁稳根之所以成立树根互联,正是希望通过投资的方式构建完整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成为工业4.0技术服务商。这是三一重工面向未来的战略布局,因此,树根互联的董事长直接由梁稳根之子梁冶中担任,具体操盘者则是三一重工高级副总裁、首席流程信息官贺东东。

    树根互联主打工业互联网平台

    目前的0glass还属于爆发前期,因为去年11月,0glass的AR眼镜才正式量产,所以去年的营收还属于百万级。不过据苏波透露,今年的目标是达到2000万到3000万的营收,实现五六百万的利润,而截止到6月中,0glass已经实现了1000多万的收入。苏波的目标是今年在财务方面达到新三板的要求,明年进行股份制改造,并筹备登陆新三板。做为一家AR+行业领域的创业公司,0glass为自己设定的路线非常清晰。

    零镜观点

    苏波说:“我一直强调初心,就是一开始做什么,到现在保持不变。”有的时候,能够坚持初心并且成功,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而能够坚持初心的关键,就在于发现一个真正有价值的市场。对于中国AR/VR创业者来说,发现价值并且坚持走下去,就够了。

    回复